当前位置: 金银花之家 » 新闻资讯 » 金银花新闻 » 从红军悍将张子清陨落看“山银花之战”

从红军悍将张子清陨落看“山银花之战”

  发布日期:2015-11-26  作者:傅青主  点击:3116   

1930年5月,湖南永新县洞里村蕉林寺,红军第四悍将——红四方面军11师师长张子清在高烧昏迷中与世长辞。将星陨落,毛泽东痛彻心扉,直到1965年重上井冈山时,主席还回忆起牺牲的张子清、王尔琢等烈士,并写下《念奴娇 井冈山》,“犹记当时烽火里,九死一生如昨”。

红四方面军11师师长张子清

自古“乱世出英豪”,张子清,在那个烽火连天的岁月,也算得上牛人中的牛人。不妨看一下他的履历:

18岁(1920年)湖南讲武堂毕业 要知道,那年头军人是要讲出身的,在神一样的黄埔军校横空出世之前,六大讲武堂地位显赫,名将辈出。例如朱老总和叶帅就毕业于云南讲武堂;彭大将军和飞将军黄公略就出自湖南讲武堂。

20岁时(1922年),回到湖南雪峰山老家拉起队伍成立“湘中游击司令部” 后带队跟着老蒋参加北伐战争(汗颜!青主20岁时还在拼命复习准备高考,连县城都没咋出过)。

24岁时(1926年),放弃美国留学机会,跟定毛泽东闹革命。先后参加秋收起义、三湾改编等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。

秋收起义

26岁时(1928年),随着主席会师井冈山,参加三次反围剿,战功赫赫 先后任师长、特委书记和边区军事部长等职务,与朱德一道成为毛泽东的军事左膀右臂。被毛泽东称为“红军关云长”。按照主席对三国英雄“一吕二赵三典韦,四关五马六张飞”的排名方法,其时井冈山英雄亦可排出名次,“一黄(公略)二彭三林彪,四张(子清)五王(尔琢)六中豪(伍中豪)”。当然,后来排名老三的小兄弟“林三虎”,身经百战成为我军一代“战神”,又因不作不死折戟沉沙于温都尔汗,那是后话。

但就是这位第四悍将、“红军关云长”,陨落原因却极为偶然——战斗中被一颗弹片打中脚后跟,而且这颗弹片刚好卡在跖骨与小腿骨之间缝隙里!百度及网上资料俱写其是被子弹所伤,其实并不准确。一是笔者在小井医院旧址展出的资料中,看到写的是弹片卡骨;二是在曾志的回忆录中,亦写的是弹片无法取出;三是从医学角度讲,弹头远比弹片容易取出。

受伤的张师长战斗结束后就被送进红军小井医院(山上唯一的医院),说是医院,其实连今天一个卫生所都不如。院长曾志,风华绝代。这美女可不简单,既是主席的小老乡,又是著名烈士夏明瀚的弟媳,也是少数几个敢在主席面前各种卖萌撒娇、撒沷打滚的奇女子。在湘南起义后造反上山,位列井冈山三大美女之首(还有朱德发妻伍若兰和永新一枝花贺子珍)。

井冈山红军美女战士曾志

由于张子清地位的重要,曾志和众医生自不会怠慢。这种小伤,放到今天的医疗水平,基本上半小时搞定。但在条件极其艰苦的井冈山时期,这种深度骨伤就麻烦大了——既无手术器械又无消炎药物。在八百里罗霄山区,其它困难尚能想办法解决。没钱,就去抢大户,抢来金银首饰熔化后造大洋。去过井冈山的朋友都知道,茨坪有一个红军造币厂,专造什么币呢?——假鹰洋!然后拿着假币去白区流通买东西;没军火,就去打埋伏,“没有枪没有炮,敌人给我们造”;没有粮食,就下山买粮储存,“朱德的扁担”故事就是这么来的。

唯有药和医疗器械等,特别是治疗外伤的消炎药来源奇缺。其时,盘尼西林(青霉素)尚未面世;而国军常用的金创药如磺胺粉、云南白药等,渠道又受到严格管控,以防止流入“匪区”。在此背景下,红军的主要用药只能求助于罗霄山区的天然药物。偏偏罗霄山脉属于江南山地丘陵植物带,土壤以粘土发育的红壤为主,植被单一。故相对于云贵川、秦岭、雪峰山等药用资源富集区,井冈山可开发利用的药用资源极为贫瘠(当时井冈山上远没像今天这么多林木,多为低矮灌木和荒草)。基本药物就四大样:金银花、鱼腥草、止血丹和淡盐水。其中金银花最常用,头痛脑热、拉肚泻下、外伤疮疡,几乎成了红军医院战备物资。

金银花水

张子清的伤口在用金银花水清洗后,撒了少量消炎药。因弹片无法取出,就包扎上了。本来要求伤口必须定期开放,并用淡盐水清洗。但由于食盐紧缺,战事日紧,伤员东躲西藏(第四次反围剿时,小井医院没转移的伤员全部被就地处决)。张师长的伤口发炎化脓,最终引起败血症而伤重不治,红军早期的这位将才就这么陨落了。

弹指之间,时间来到上世纪80年代。金银花,就这个当年做为红军医疗战备物资的中药材,却因为谁是正宗引起了行业一场旷日持久的“南北金银花争名大战”。2014年8月,甚至一度由湖南纪委干部陆群将国家药监局诉之公堂,引起各大媒体广泛关注。

其中缘由何在?原因就在二者历史上广泛应用而又来源模糊。

2014年10月,罗霄山中资源考察

2014年10月,罗霄山中资源考察

井冈山上金银花,笔者专门在罗霄山区进行实地调研,应该就是华南忍冬或灰毡毛忍冬,即今天俗称的“山银花”。该品种3000多年前已就开始使用,最早见诸《名医别录》,名为“忍冬”,最初主要以野生资源供应市场。在1500多年前,河南封丘等开始规模化人工种植,并逐步向临近的山东、河北等地迁移。到明朝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中,根据中原地区的叫法,将其正式称为金银花。历史上并无过多品种来源之争,一则是交通闭塞,信息交流不畅;二则古代对药用植物分类不像今天这么细致;三是几种忍冬疗效差别不明显,只是河南密银花外观上佳,更受主流市场欢迎而已。

到建国后,传统的金银花商品已分化为两大系列四大流派:密银花、济银花、山银花和土银花(马山花)。其中金银花主产山东平邑、河南封丘、新密、河北巨鹿、四川南江等地;山银花主产湖南小沙江、重庆秀山和广西马山等地。而山银花由于野生和家种资源蕴藏丰富,多年产量已超出金银花。例如,2012年顶峰时期,年产量一度达到2万吨以上,超出金银花当年1.5万吨的产量,为广大偏远山区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。故一旦将山银花逐出药典,那么对广大山银花产区来言不啻灭顶之灾,也就难怪会出现“金银花正名”大战了。

武陵山区中的秀山金银花

武陵山区中的秀山金银花

那么,谁才是金银花正宗呢?就传统经验看,金银花中,密银花和河北青花品质最佳;平邑济银花略次之。山银花中,秀山花绿色无公害且采用烘干技术,品质最优;小沙江产量大但品质次之;马山花为南方土银花,品质最次。特别是2009年以后,金银花大幅涨价,造成全国除西藏、台湾外全面引种,品质更加混乱,因此分清金银花的来源就显得更为重要。

那么,笔者对此争论持什么观点呢?

中医中药是临证医药学,选择什么药物还是让临床说了算——无论是山银花还是金银花,只要说说明来源,后端的事让后端自行选择。有医生习惯使用山银花,就让其处方中注明是山银花;有医生喜欢用金银花,就让其注明是金银花即可。药厂投料亦照此办法。《药典》可写清二者区别,同时也要求市场流通中对二者来源进行明确标识。但硬性规定必须用哪种金银花就多此一举了,因为目前尚无可靠的依据证明二者临床疗效有哪些明显差异,厚此薄彼未免有失公允。从这个角度讲,2015版药典将二者单列处理方法无疑是正确的。

同时,从山银花在张子清师长身上的使用也可以看出,每种中药材的产生都经过了无数代人的尝试和经验总结。我们后世对这种历史传承首先应保持足够尊重甚至敬畏,随后才是谨慎的证伪完善,最终才能让我们的传统医药百花齐放,造福苍生。

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:http://www.jyhzj.com/news/show-1877.html
 
金银花价格分析预测
最新各地金银花价格
热门新闻推荐
按分类浏览